湖南省艺术研究院
1 2 3 4 5

文艺评论

首页 > > 文艺评论

京剧《辛追》中的辛追人物形象塑造

发布时间:2016-1-5 来源:湖南省艺术研究院 阅读:

1972年,辛追这位来自遥远古代、长眠地下千年的美丽女子一出土便征服了世人,令人为之赞叹。可翻阅现存史料,关于辛追的记载却少之又少。据此创作一部京剧,确实很难,可这也给了创作者发挥想象的巨大空间。京剧《辛追》演出之后,没有让观众失望,故事跌宕起伏,唱腔编曲厚重深邃,舞美精致唯美,更是“流动的博物馆,让观众观看戏剧的同时能欣赏到湖湘古楚文化的精美艺术品”,(引自《京剧辛追导演二度创作思维呈现》,李蕾,湖南省艺术研究院微信号)霓裳羽衣、素纱禅衣、古乐器、古漆器等 一并在舞台上闪现着耀眼的光芒,可谓是一场视听盛宴。

但戏剧终究是要写人,只有鲜活的、有生命力的人物形象立在了舞台上,才能让观众与之共鸣,才会产生戏剧力量。编剧黄维若把京剧《辛追》定位成一出“个人史诗剧”,因此全剧着力塑造了一位奇女子辛追的独特舞台形象。

首先,该剧写的是一部传奇女性成长史。剧中以少女辛追与利苍的美丽邂逅开始。五月五端午节,长沙国临湘江边街市热闹不已,经历战争创伤的人们开始休养生息,辛追一家人也在编织着美好生活。长沙国丞相利苍微服私访,看到门前美丽的丝缯,走进辛追家中。利苍的稳重大度,让辛追另眼相看;辛追的机灵美丽,让利苍久久难忘。懵懂少女,情窦初开,邂逅了一位让自己一生难忘的男人。只是太匆匆,便擦身而过,平添了几分惆怅与失落。

一年后,九江王英布谋反,爆发战争,让辛追家破人亡,颠沛流离。辛追生死关头,利苍出现救下了她,此刻她已然爱上了利苍,即便是利苍顾及年龄差距而退缩,辛追也勇敢地追求这份爱情。初为人妻的辛追,编织着自己的另一番天地,爱与温暖。可辛追和百姓得来不易的这份恬静,却被居心叵测的越打破,利苍被免职,战乱再起,辛追面对越的诱惑,坚拒斥责,唱出了“我与他共患难心甘情愿,你不过是真小人臭烂泥尘。”的决绝之辞,振聋发聩。辛追决然地选择心甘情愿地随夫君利苍,同甘苦共命运,展现了她坚贞不屈的女性形象。

利苍的离世,让辛追痛彻心扉;而儿子的参军又让这位母亲揪心不已。辛追此时的心境大不同,她这样唱

心有千根丝,

情如万根线,

千丝万线牵到儿身边,

才离心间,

又到眼前,

才离眼前,

又到眉间,

眉峰堆蹙泪双流。

叹一声何时能相见?

加上后面的“为让爹娘两心安,我儿切切意深长。一方手印在帛上,和泪看来喜欲狂……”的长唱段,文学味浓,词曲极美,把一位母亲肝肠寸断的爱和坚忍不拔的个性展现地淋漓尽致。

这时,辛追已是一位博大、宽厚、慈爱的母亲,这份爱又不止于小家,推之于长沙国乃至全国的百姓,她继承了夫君利苍的遗志,反对战争,渴望和平,争取宁静、和谐的生活。在保护儿子的同时,也积极地把利苍遗著《平南越策》献给朝廷,希望改变如此不堪的战乱局面。终究,吕后专政结束,朝廷政策改变,利苍的献言得到采纳,越被惩处,战争结束。辛追的儿子利豨继承了父亲的爵位,辛追也得以荣归长沙国。

这部剧讲述了一位少女的传奇成长史,懵懂的爱情萌动,为人妻的坚贞与坚韧,为人母的慈爱与悲悯,为一方治理者的悲悯与善良。这是一个成长的过程,剧中的线索清晰明确,一步一步地把这份成长呈现在舞台上,伴随着痛苦与纠结,伴随着伤痛与不屈,伴随着坚贞与坚强。

其次,该剧写了处于特殊人物关系中的辛追。这是一部“个人史诗剧”,辛追占了大篇幅,但毕竟不是独角戏,剧中还有其他人物角色。所以考量剧中其他人物形象的塑造,考量剧中辛追与其他人物构成的人物关系尤其重要。也只有在这一特殊的人物关系中,才能凸显辛追的女性形象。

利苍是一位对辛追影响最深的人。利苍是从战争走来的人,他追随刘邦推翻秦朝,建立大汉,凭借战争建功立业,封侯拜相,功成名就。可利苍对战争并没有好感,他感受到的是战争的残酷与血腥,以及给他和百姓带来的累累伤痕。他看见长沙国的百姓生活安宁、幸福,感到由衷地满足,无论这一设置有无历史依据,依然是今天该剧的创作者对和平的一种呼唤和珍视,是可贵的。

利苍用其贵族化的雍容大度征服了辛追,赢得了辛追的青睐,也用对百姓商贾往来的鼓励,对越的不尊法制的惩处,对战争的厌恶等等影响着辛追。利苍不屈强权,坚守自己的价值观,哪怕被陷害、被贬职,也依然不改初衷,直至含冤去世,这对辛追是一种巨大的精神力量引领和支撑。

越是剧中的反面角色,虽和利苍是师徒关系,却截然相反,性格和价值观完全不同。越充斥着欲望与野心,对权力的、对财物的、对美色的,他没有任何道德底线,不择手段以得到一切,得不到便滋生邪恶的仇恨。越遇见美丽的辛追,产生了非份之想,被斥责之后,忿忿不平地唱道:

三年来苦相思讨好于你。

情殷殷爱切切做小伏低,

无奈何辛追她丝毫无意,

花落去水无情枉费心机。

更发出了阴险毒辣的誓言:“唉,她正眼都未曾瞧我一眼,未曾瞧我一眼!可恼啊可恼,都是利苍死死霸占于她!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利苍啊利苍,总有一天我要搬掉你这老匹夫!”越终于觅得机会,诬陷利苍,得到了权力,可他妄图得到辛追的目的却没有得逞,被辛追再次狠狠斥责。越发起战争,致使生灵涂炭,民不聊生。最终得到的可悲的下场,以及辛追骨子里的厌恶与唾弃。他的形象塑造得好,也使得辛追形象能更好地呈现。他是辛追的试金石,他让辛追形象更加丰满与立体,更加璀璨夺目。

而辛追父母、李妤、丙良、士卒、商贾百姓构成了一幅市井百态图,他们又是辛追的一面镜子。辛追和他们一样从底层劳动阶级走来,走上了统治阶级的位置,但是她没有忘记向下看,她心中仍然怀着最初的美好憧憬和愿望,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对和平宁静生活的愿景,她没有权力野心,没有太多的利欲熏心,她始终保持着这颗普通人的内心世界。也许战争可以让她和夫君飞黄腾达,也许剥夺商贾,可以腰缠万贯,可是这一切都不是她所愿,她只求一方宁静,一片幸福,一处和平,这是百姓最朴素的原始愿望。

所以,利苍是辛追的精神力量指引,越则是辛追个性品质的试金石,而众多百姓士卒则是辛追的一面镜子,他们共同存在与统一的戏剧人物关系之中,既完成自身形象塑造,也让辛追的形象更加立体、鲜活。

再者,该剧写了真实历史背景里的辛追。诚然,辛追的史料很少,对其难以考证,但辛追生活的历史时代背景却是清晰的。创作着发挥艺术想象力的同时,虚构这位美丽女子辛追的传奇人生,也不忘记她生活时代的真实历史背景。从其现有资料看,可以确定的是,“她大致生活在前215年至前165年左右,她从懂事时起到亡故,是西汉最早期的四、五十年。这几十年,从汉高祖刘邦开始,是大乱初定,叛乱纷杂,经济破产,人烟稀少的社会状态,到汉文帝、汉景帝所谓的文景之治,天下太平,经济有了很好的发展。”(引自《关于辛追的创作》,黄维若,《艺海·剧本创作》2015.21)再往前推,秦朝统一六国的战乱纷争还未褪去,推翻秦朝的战乱又起,可谓是民不聊生。在这样一个政治和战争的背景下写辛追,意义尤其重大,她是一个女人,她也是一位百姓,她是一位普通的带着朴素愿望的百姓,而她又机缘巧合地成长为一地的治理者夫人、治理者母亲,有着政治力量,有着政治诉求的人。

真实的历史背景与虚构的辛追人生经历结合在一起,其实是创作者既要写出一段引人关注的传奇故事,要写一个丰满的人物形象,更要挖掘出最朴素的主题意蕴,也是把故事、形象和主题思想紧密联系在一起,合三为一,形成一个完整的、统一的戏剧整体,产生戏剧力量。而这一切都是需要建立在一个扎实的、准确的、深厚的历史背景土壤之中,否则便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

战乱纷争给百姓生活带来了巨大创伤,而由乱而治,需要休养生息,辛追首先则代表普通百姓的这一美好诉求;其次,作为一方统治者,更应该体察民间百姓疾苦,不应好大喜功,贪财恋权,发动战争,继续生灵涂炭,而辛追则又是这一美好治理者的代表。辛追对和平珍视,对美好生活向往,对美好人格的爱恋,爱家人、爱百姓、悲悯众生,这是多么美丽的女子啊。

总而言之,这部剧写了辛追的传奇成长史,把一位女子放在历史时代大背景里塑造,她和周围的人产生爱、发生冲突,最终把一位鲜活的女性形象展现在舞台上,她霸蛮、她不屈、她坚贞、她慈爱、她悲悯,她身上有着传统女性的美好品质,也有现代人的美好人格。(文/尹德胜)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