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艺术研究院
1 2 3 4 5

文艺评论

首页 > > 文艺评论

电脑灯在《孟姜女传奇》中的运用

发布时间:2016-1-5 来源:湖南省艺术研究院 阅读:


作为常德高腔《孟姜女传奇》灯光创作成员之一,我对《孟》剧有着自己的解读。随着时代的进步,人们的审美普遍提高,现代新技术的运用使艺术的表现力也随之增强,让传统艺术焕发出新的生命力。《孟》剧中光的参与,较之我院以往参演剧目的舞台灯具有了质的改变,全数字化设备的使用,能更加准确的根据剧情的推进,在统一的艺术架构中运用多种变化手段,渲染舞台气氛,增强艺术感染力,为人物形象的塑造,环境空间的转变,表演节奏的变化,情结画面的连续性搭建起与观众情感交流的特定氛围,对该剧成功演绎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电脑灯泛指摇头灯、染色灯、LED等灯具,属数字化智能操控系统中的受控终端,其突出的优点如:色彩丰富、高色温、高亮度、可变焦、图案叠加、切割成像、棱镜、旋转、三基色、频闪、垂直与水平方向的偏移等等,这些都是传统灯具所无法比拟的。《孟》剧中就充分利用了电脑灯的这些特性,与音乐、舞美、服装、化妆有效融合,辅助剧情的发展和转折,最终完美的呈现在观众面前,我想在该剧中电脑灯的运用可以总结出如下几个特点。

强烈的视觉冲击 开场群舞,利用电脑染色灯和光束灯的交替频闪,配合强烈音乐节奏,展现龙舟赛的壮观场景,气势恢宏,气氛热烈;孟姜女寻夫途中遇风、雨、雷、电四神的阻挠迷路山野,同样是利用电脑灯快节奏的频闪展现雷电交加,山野间的诡异迷茫、令人心惊胆寒;最后一场孟姜女为爱殉情蹈火,舞水袖时浓烈的火红色到推向高潮渐变成灿烂的紫色,再到最后一个强音把所有的光投向她,把孟姜女吞没在耀眼的白光之中,正是孟姜女由平凡小人物向内心世界的升华再到成为传奇的转变过程。频闪、高色温、色彩的饱和运用,对强化人物内心,烘托现场气氛有着突出暗示作用。

完美的场景转换孟姜女与范喜良成亲的浓烈喜庆氛围在秦兵突然临门戈挑红绫的一刹那,满堂暖意瞬间切换到冰冷刺骨的人间地狱;还有孟姜女在长城边从李老伯口中得知范喜良堕崖而亡,从怀抱希望到突然而来的彻底绝望,都是由色彩瞬间变化加定点的手法表现,整个过程干静利落无任何返冲,犹如晴天霹雳般震撼人心。和瞬间变化不同的另一种色彩转换则悄无声息在不知不觉中淡入淡出。如孟姜女在屋内烛光下为郎缝衣裳思夫的片段中,凄凉的寒夜以深蓝色为基调,屋内投射昏暗的3200K暖白光,但当她憧憬着与范喜良相见后的美好愿景时,经过长达20秒的叠加,屋内逐渐的随着姜女的思绪布上了一层淡粉色,让人感觉到姜女心中慢慢泛起的丝丝甜美,当再次回到现实中来,粉色又渐渐淡出,整个过程柔和、顺畅,给观众席的带入感很强。电脑灯上三基色的运用,对比传统光源加换色器的组合实现了突破,避开了换色器必须按顺序走色、换色时间长、颜色固定、透光率低、噪音大等缺点,对观众观感的连续性不再造成破坏。

适时的流动跟踪 根据演员或是舞美、道具的移动速度设定从A点到B点的时间轴,从而达到跟随照明、刻画人物的目的,《孟》剧中就有几处这样的处理。开场时龙头的定点光跟随龙头从地面缓缓的升起到半空中;范喜良与孟姜女初次相遇,两人的定点光随人物交叉流动;以及尾声孟姜女最后登场由舞台后区走向前区谢幕,跟踪的点定投射由顶光变为逆光,这些都是基于电脑灯的水平与垂直移动功能完成的,在某些特定场景下替代了追光的介入,不留痕迹的追踪即能勾勒人物,又保持了舞台画面的干静和完整性。

精准的空间定位前面在场景转换中提到过瞬间转换与定点光组合运用的例子,还有就是流动跟踪的设置,其实这都属于空间定位的范畴,以无须多讲,但该剧中有一束定点光的运用则不得不提。孟姜女在众多尸骨中以滴血认亲的方法最终找到范喜良,这一场景中并无实物,只能用零乱忽闪的白色光束展现众多白骨,经过寻找最后其它光束灭掉,只留下一束强白光由孟姜女滴血认亲,当血滴下的一瞬间明亮的白色光斑化为鲜红的血色扩散开来,光圈迅速放大把孟姜女也笼罩其中。用光的定位虚拟实物,恰到好处的色彩变化和焦距调整,不仅为演员的自由发挥腾出了空间,同时也给观众留出了无限的想像和期盼。

绚丽的图案增效 不同于综合性质晚会,严谨的舞台剧演出其实能用到图案的地方并不多,电脑灯中的图案分金属图案轮和玻璃图案片两种,即可以公转也能自转,再设定旋转速度的组合使用则变化繁多。传统戏剧中图案的使用则更加谨慎,《孟》剧中为数不多的图案变化在孟姜女下池的场景中有所表现,投射在舞台地面的水波纹和悬挂在半空中荷叶的点点波光,巧妙的把舞台表演区和后区及空中的舞美衔接在一起,似湖天一色,美幻绝伦;孟姜女蹈火那场,所有光束灯集孟姜女于一身,图案轮的高速旋转,似雄雄烈火更加博人眼球。有了图案的点缀,剧情更完整,感染力更强,点到即止,决不可被滥用。

虚实的软景变化《孟》剧舞台后区软景由手绘天幕加肌理幕叠加组成,两幕相距1米,采用双天排的设计,新一代LED天幕幻灯的出光角度广、线性调光柔顺、色彩搭配丰富。龙舟赛的广阔湖面,孟姜女寻夫途中的无垠旷野,蹈火时雄雄燃烧的烈火等都与肌理幕独特的金属材质和良好的透光性形成完整统一的视觉奇效;孟姜女在屋内为郎缝衣裳思夫,而范喜良却在千里之外的丛山峻岭间搬运石块,两个不同空间的情景出现在同一个舞台画面之中,正是利用了后区软景与前立体景区在空间处理上形成的近强远弱的肌理视觉特性,营造出的多维度空间遥相呼应;孟姜女决定离家踏上寻夫之路走上山崖之时,天幕灯由上场门至下场门方向一线光照逐步增强,由暗到明寓意深长,舞台前区的暗场处理把孟姜女无路可退,只能艰难前行面对未知世界的恐惧,却又义无反顾的坚定信念定格在了舞台一角。

丰富的特效搭配烟雾、薄雾、干冰、雪花一直是戏剧舞台上常用的特效手段,特定场景特效的恰当使用给《孟》剧添色不少。范喜良在弥漫的薄雾中龙舟竞赛;孟姜女在布满干冰的荷花池中下水嬉戏;城墙在滚滚浓烟中缓慢升降;修筑长城的劳工在茫茫大雪中艰难前行。以特效为载体,光和色彩的作用得到极致发挥,时而体现意境,时而突显诡异,把人物内心世界无限放大,让观众客观感受到现场气氛的营造。如今的特效设备已全部实现数字化,由DMX512信号控制,最大的特点就是能定时、定量、整合到数字控台中由灯光操作人员统一调配,即可以点控,也能编辑到完整的演出程序当中,使之成为灯光设计理念的一部分,相互搭配,辅佐剧情。

以《孟姜女传奇》为例举,上述归纳大致含盖了电脑灯在戏剧舞台上的运用规律。身为灯光编创人员,知道再先进的技术也是为剧情的发展服务,喧宾夺主的设计,不必要的炫技无益作品本身。利用图案、色彩、光束的变化,使观众从视觉上获得大量信息,引导观众通过视觉感受完成对舞台形象的正确认识,实现对作品的哲理性思考,把舞台灯光的表现形式重心放在剧中人物内心深处的探索上,利用灯光的联想作用、心理感觉和象征性、隐喻性,去创造气氛与情调来感染观众,激励观众。所以电脑灯在传统戏剧中使用有其自身优越性,这也让观众在观赏传统戏剧时获取更了高层次的审美需求。

文/吴劲涛


参考文献:

1.《光的戏剧——周正平舞台灯光艺术》 周正平 中国戏剧出版社

2.《舞台美术视觉形态再造》 胡耀辉 中国戏曲学院报

3.《浅谈电脑灯在戏剧舞台上的应用》 张高波 神州民俗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