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艺术研究院
1 2 3 4 5

文艺评论

首页 > > 文艺评论

花鼓戏《鹅状元》创作谈

发布时间:2018-10-8 来源:湖南省艺术研究院 阅读:

      新创现实题材花鼓小戏《鹅状元》,有幸入选湖南省第六届艺术节,说实在话,真心不容易。能在全省这么多剧本中脱颖而出,竞争可不是一般的激烈。为了能拿到这场艺术盛宴的入场券,各地艺术院团都使出了浑身解数,都想在艺术节上获得好名次,取得好成绩,其中的酸甜苦辣还真是非常人可以理解。就我编剧的花鼓小戏《鹅状元》来讲,就有着叫人刻骨铭心的经历。

     《鹅状元》从故事架构到人物设定,从人物思想到时代背景等,由衷地讲是费了一番心思的。该剧以整合资源,共同致富为主线。剧中刘老三是天波村出了名的传统养鹅技师,村民谭四满为学养鹅曾找刘老三讨教,但刘老三嫌其好吃懒做,游手好闲,为了考验谭四满的耐心,刘老三用激将法刺激他,如剧中的经典唱词,“过去跟他学养鹅,他骂我好吃懒做是好角。骂我一双叫花子手,只会赌博牌桌上摸。骂我一双死鱼眼睛,分不清鹅公与鹅婆。最要命,骂我是只死挨坨,根本不能学养鹅。”谭四满误会受气之后,立志发奋,为了学好现代科技养鹅,离乡背井到外地学习。学习期间,家里养的几百只鹅仔子遭遇鹅瘟,正当谭四满老婆吴香兰哭天无路,哭地无门之际,刘老三主动上门拿出自己的祖传秘方,使谭四满家的鹅起死回生。一来二往,谭四满家的鹅与刘老三产生了深厚的感情。谭四满学成归来见自家的鹅完全不听他的口令,不仅误会刘老三策反了他家的鹅,还误会刘老三是来偷学他科技养鹅技术的,于是大打出手。

      十九大以来,农民在党的英明领导下,相继脱贫致富,甩掉了贫困的帽子。但是,像谭四满这种小农经济观念思想的大有人在,可以说,幽灵不散。《鹅状元》着力于当代新农村、新角度,深入揭示了这种固守自足的思想意识。剧中通过整合资源,共同致富这条主线,紧紧抓住一人富不算富,大家富才算真的富,农村富才算国家富的思想理念。在体现当代农民纯朴美德的同时,把部分农民不同的价值观念也展现出来,特别是谭四满在不分青红皂白的情况下误会老婆吴香兰,让人替他辛酸之时,又叫人忍俊不禁。《鹅状元》不是正规的喜剧,也非寻常的闹剧和正剧。既有正剧性的矛盾,也有闹剧性的色彩,更有喜剧性的冲突。可以说,悲喜交错,妙趣横生,也可以说藏机露趣,叫人啼笑皆非。最终谭四满在老婆吴香兰的耐心解释下,恍然大悟,主动承认自己的错误,与刘老三冰释前嫌,重归于好。先进的科技养鹅技术与传统的养鹅经验整合在一起,体现了当代新农村、依靠产业共同致富,创造美好生活的感人故事。二人强强联手,互帮互助,给全村养鹅户树立起了好的标杆和榜样。

      一个不到二十四分钟的花鼓小戏,从编剧、审稿、排练、初评、复评可谓是耗尽了心血,尤其是审稿与初评,众所周知,编剧一般情况下就是接受批评和意见的。作品就像摆在占板上的肉,可以任意“砍,”随便“剁”。哪怕有万千的理由,也只能认真吸取不同的思想与理念。毕竟自己编剧还年轻,专家学者过的桥,比我走过的路多。更何况,这种知识传递都是实实在在的干货,比在课堂上要营养得多。不同的见解,给了我不同的启迪。剧中原本设置有鹅的,鹅与鹅之间通过鹅语有交流,但专家们不认同,认为有鹅,鹅讲话会变成儿童剧,为了有鹅,没鹅,留鹅,去鹅费了不少的脑筋。有人说三易其稿,《鹅状元》一剧,说十易其稿也不为过,稿纸摆起来一大摞,眼睛搞瞎,屁股坐肿,脑壳搞蠢。通过层层选拔,层层过滤,最终还是给了我一个意外的惊喜。有演员调侃我说:“前世作哒恶,咯世搞创作。”虽然这句话听起来有点别扭,但话糙理不糙,的确折射出了编剧的苦衷。有时为了一句唱词,一句道白,不仅晚上睡觉睡不安稳,就连白天上班都变得有点神经兮兮。说句不雅的话,就连吃饭、上厕所都是绷着这根弦的,如剧中谭四满骂鹅的唱词:“开口骂,骂你们咯群蠢不带发的鹅,骂你们咯群呆头呆脑的鹅。看你们站起咯只丁字脚, 伸起咯只蠢脑壳。两只眼睛贼溜溜地转,打么子主意乱么子坨。”这些一语双关的唱词,表象看起来不足为奇,但如果没有和鹅打过交道,联想起来是比较吃力的。为了写出几句通俗易懂又富有哲理或自己满意的唱词,还真得要有日积月累的经验和丰富的生活阅历。为了骂鹅这几句唱词和了解鹅发瘟生病的状态,我前后两次长途跋涉走进株洲边远山区炎陵养鹅基地,实地考察与学习。专家考评剧本时,对剧中的骂鹅,夸鹅给予了充分的肯定。有同行说我是没事找事做,做个演员省事得多,何苦要费力不讨好地搞编剧。其实,每一行都有每一行的难处,之所以爱上编剧,源于自己喜欢。就像《鹅状元》一样,成功与否无关紧要,关键在历练自己。

      喜欢这句话“通向面包的小路,蜿蜒于勤奋劳动的沼泽之中,通向衣裳的小路,从一块无花的土地中穿过。无论是通向面包的路,还是通向衣裳的路,都是一段需要勤奋与艰辛的历程。”万一不小心哪天写出个好剧本来,也算在戏曲艺术领域里做了点微不足道的贡献。爱因斯坦曾经说过:“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加百分之九十九的汗水。”勤奋出人才,出天才,出过蠢材吗?答案是否定的,没有!只有勤奋,才能完成普通人所完成不了的事。”更何况有湖南省这么大的艺术节作为剧本展演的平台,没有不努力的借口。排练期间有人对我说,“其实演员都愿意排大牌编剧写的作品,毕竟资历、名气摆在那里,遗憾的是小戏人物只能设定那么多。”其实,自己还是心知肚明的,像《鹅状元》这样的剧本,能有演员参与排练就很不错了,好在《鹅状元》剧组全体演员面对这种高低取舍比较淡定,并没有含在嘴里是骨头,吐出去担心是肉的这种感觉。一切顺其自然,老话说得好,“命里有来终须有,命里无来莫强求。”自己努力了就不会留下遗憾。其实,作品好坏,编剧说了不能算,真正说了算的是观众和评委。评委从作品的思想性,观赏性,艺术性,全方位考虑,自然不会马虎。观众也不全是看热闹,戏好不好看,舞台干净不干净,演员演得怎么样?心里自然有杆秤。

      花鼓小戏《鹅状元》由青年新锐导演马秋执行导演,著名作曲陈耀老师担任作曲。剧中谭四满由刘文华扮演、吴香兰由欧浦艳扮演、刘老三由文果扮演。剧本创作期间,得到了湖南省著名评论家陈泗海老师,国家一级编剧吴傲君老师,国家一级编剧张林枝老师等专家点评。专家们博古通今,点评到位。无论从剧本的架构与故事的发展及人物定位,都给予了全面的分解。尤其是张林枝老师,不管什么时间找她,总是百问不厌,细致入微,不仅对剧本在文学上把关,更为可喜的有,讨论剧本之余还能听老师分享其他的戏剧经典作品,让我受益匪浅。排练期间,得到了湖南知名青年戏曲表演艺术家黄涓涓老师在演员唱腔上的指导从发声到花鼓戏味道,让演员们心悦诚服。我想说,成功和失败是两个不同的音符,只有努力进取才能赢得成功与希望,才有机会抓住成功的门环,才有可能叩响成功的大门!

文/高世逢


相关资讯